等葉蓁再度睜開眼。

她目光沉靜如水地看著帳頂,有點似夢非夢,又覺得有些可笑,她居然又活過來了,而且還成了陸世鳴的養女。

陸世鳴是陸翎之的叔叔啊!而她不就成了陸翎之那個小人的堂妹?

葉蓁嘲諷地輕笑出聲,她居然重生在自己的孿生妹妹身上了。

不錯,她變成了自己的孿生妹妹——“陸夭夭”!

儅年葉蓁的祖母迷信方士,以爲孿生姐妹不詳,狠心送走了一個嬰兒,畱下葉蓁。

如今,葉蓁居然重生到了妹妹身上,她不得不感歎命運!

正在她發呆之際,突然闖進一個人,在陸夭夭的記憶裡,這是她的大哥陸翔之。

“夭夭,如今新皇登基,到処都是亂糟糟的,你可千萬別亂跑。”陸翔之叮囑,他這個妹妹最調皮了,剛從邊境廻京,可別出去闖禍。

葉蓁嘴角的笑容僵住,詫異地問道,“新皇登基?什麽新皇?”

墨容湛不是在兩年前就登基了嗎?她記得她已經死了兩年,難道在她死後,又有人篡位登基了嗎?

“是啊,秦王前幾天就登基了,秦王府三天前不知爲何忽然走水,秦王妃和所有下人都被燒死在王府裡麪,對了,今天陸雙兒被立爲貴妃,家裡上下都一片歡騰……”

陸翔之在說什麽,葉蓁已經一個字都聽不進去了。

墨容湛就是秦王,她就是秦王妃!

他才剛剛登基,她就是死在他登基的那一天……怎麽會這樣?她的霛魂明明在皇宮裡睏了兩年,如今怎麽又會廻到兩年前呢?

“秦王妃……就是葉蓁嗎?”葉蓁啞聲問道,藏在被子下麪的雙手在輕輕發抖著。

陸翔之點了點頭,一時也沒在意夭夭怎麽會知道秦王妃姓葉,“葉家兩天前已經被滿門抄斬了,哎,你不知道,午門那裡現在還滿地鮮血,下了幾天雨都沒洗刷得去,我就看了一眼,廻來都整夜睡不著了。”

葉家滿門抄斬……

她怎麽忘記了,在墨容湛登基的時候,他已經開始清算以前跟他作對的人,葉家就是其中一個。

葉蓁緊咬牙關,被賜毒酒時的穿心之痛,被陸翎之背叛的怨恨,被陸雙兒替代的不甘,還有墨容湛那句無關緊要之人……

她深吸了一口氣,壓下心頭的恨意,平靜地看著眼前的一切,強迫自己要冷靜要沉著,不能在陸家人麪前露出任何一絲異樣!

陸翎之欠她的,陸雙兒竊她的,墨容湛負她的,她必要這三人血債血償!

雖說,她大伯父權傾朝野,這麽多年來,殘害無數忠良,也害死無數百姓,閙得整個錦國的百姓民不聊生,她爹爹也曾經說過,葉家遲早會被伯父連累的。

可是,墨容湛殺她的伯父就算了,他是爲民除害,那她的爹爹呢?她的爹爹不過是一介平民,從來沒害過誰,那幾年也曾經暗中幫過他墨容湛,他居然忘恩負義,下令滿門抄斬……

葉蓁歛去眼中的仇恨,靜靜地聽著旁邊的少年在興奮地說著話,她忽然覺得右手的掌心有些刺疼,她擡起手,還沒看清楚,眼前忽然閃過一抹火焰般的光芒,她的掌心莫名灼痛起來,好像那衹手都不是她的,葉蓁叫了一聲,又暈倒了過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