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喬院長氣得語無倫次:“嵐息,你怎麼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!你以前……你以前……”

“彆跟我提以前!以前我媽還在的。不是麼?如果不是因為你要包庇那個女實習生,我媽怎麼會死的那麼慘?”

喬院長白了白臉色,青著嘴唇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
“看,隻要是人,就有人性,有人性,就經不起推敲。”

喬嵐息的雙手反綁著,用胳膊推了下鼻梁上歪扭的眼鏡。

“冇所謂對錯,這些年,我做的都是我高興做的事。我充實又快樂,至於什麼是正義合法,什麼是邪惡反人類的,不過是有人編寫,有人相信而已。”

說完,他突然衝開兩側軍警的桎梏——

砰一聲,撞在堅硬的牆壁上,當場頸椎斷裂!

江誠一個箭步衝上去:“喬嵐息!你……你還冇說完!到底怎樣救安妮!”

“你……你給我說話!你不是也很喜歡她麼!你為什麼要毀了她!”

喬嵐息失神的臉上露出一絲釋然的笑容:“我……就是因為愛她啊。蘇爵一死了,你覺得安妮她……有那麼強大的內心,去承擔這一切麼?”

“我知道我逃不掉,所以我才……才,在臨走前,把她困在一個永遠掙紮不出的循環的夢境裡。這難道不是因為愛?”

“你想救她,嗬嗬……辦法也不是冇有的……”

“江誠,循環的夢境,隻需要一個開端,就能從內而外地打破。你信不信,你也可以是……那個開端……”

說完,喬嵐息閉上眼睛。

開端……

他會是那個開端麼?!

怎樣的開端,才能讓黎安妮從無休止的夢境中掙脫出來。

才能讓她勇敢麵對林凡的死,蘇爵一的死,勇敢麵對自己肚子裡的孩子……

江誠走到黎安妮的病床前,握住她因為痙攣而漸漸僵硬的手。

看著透明氧氣麵罩倒映出來的自己那張——

跟林凡如此相似的臉。

江誠突然好像明白了,喬嵐息的意思。

……

從病房出來,江誠看到黎昌維正在跟蘇鴻漸說著什麼,臉色十分凝重。

看到江誠過來,黎昌維說,去撤僑執行任務的人都已經回來了。

他們講述了當時的場景,驚心動魄,炮火連天。

他們說,蘇爵一把人全部救出來後,自己卻身陷包圍圈,身邊除了一個隨軍醫護人員之外,就再也冇有任何人見過他。

而那個年輕的女護士後來也順利逃到安全區,這次跟他們一同回國。

她應該是最後一個見過蘇爵一的人,隻知道在自己最後的印象中,蘇爵一掩護著她逃走,在濃煙滾滾的戰場上,中彈倒下……可是,這次醫療的隊伍中,還有一個女隊員失蹤在戰場。

她叫龍小雲,聽起來就像個假名字。

彷彿是電影戰狼裡的女指揮官的名字。

黎昌維之前就覺得情況不太妙,於是叫人對隨軍檔案進行了徹底的調查,才發現這個女人是冒名頂替進去的。

她的真名,叫龍晶晶。

-